体育政策 [有“病”不治入膏肓 市委原常委退休14个月后被查处]

                                                            时间:2019-10-30 13:40:09 作者:admin 热度:99℃
                                                            传统文化文化主题

                                                            (原标题:有“病”不治终入膏肓,市委原常委退休14个月后被查处)

                                                            何炳荣,浙江省嘉兴市委原常委、嘉兴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原书记,曾任桐乡市副市长、嘉善县委书记。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2018年11月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今年5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10月12日,法院对何炳荣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9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

                                                            8月21日,站在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庭的被告人席上,嘉兴市委原常委、嘉兴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原书记何炳荣含泪反思自己的一生,感慨自己走上犯罪道路的根本原因,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出现了问题,理想信念、宗旨观念发生了动摇。

                                                            “如果对党员干部来说,思想上的滑坡是最严重的病变,那么何炳荣早已‘病’重多年。”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经查,何炳荣违反政治纪律,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对党不忠诚不老实,串供,参加迷信活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反组织纪律,在组织函询时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违反廉洁纪律,违规经商办企业,为亲属的经营活动谋利,搞权色交易等;违反群众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

                                                            法院审理查明,1998年至2017年,何炳荣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企业经营、项目承接、工程推进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或索取他人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655万余元。2013年至2015年,滥用职权帮助其女婿的公司在嘉兴经济技术开发区低价获取土地使用权等,造成国家经济损失231万余元。

                                                            最终,何炳荣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对其犯罪所得赃款予以收缴,上缴国库。

                                                            何炳荣的“病”究竟从何而起?又是如何一步步病入膏肓?反溯何炳荣的腐败轨迹,对广大党员干部来说,不失为一次深刻的警示教育。

                                                            “这些问题的出现绝非偶然”

                                                            从1977年参加工作到2017年退休,回顾40年的工作历程,何炳荣总结自己对用权的认识是慢慢变化的,尤其是调到经开区后,由于没有守住底线,出现了缺口,以致最后一泻千里,遗憾终身。

                                                            “这些问题的出现绝非偶然。”何炳荣说。在这些一开始的缺口中,发生在他工作起始地桐乡市河山镇的一次“投资”,最让他印象深刻。2002年4月,时任桐乡市委常委、副市长的何炳荣以连襟丁发勇的名义,出资40万元,投资了河山镇一处加油站,占股33%,3年后获利120万元。

                                                            对此,何炳荣在明知不妥的情况下不仅没有任何反思,反而因为获取了巨大经济利益而异常兴奋,认为自己找到了“投资入股”这样一条既能当官、又能发财的路径。

                                                            据何炳荣回忆,从2002年到2017年,他先后投资入股了6家企业,获利308万元。同时把这部分收益及家庭收入的结余部分一起又分别投给5家企业,以高于银行同期存款利息进行理财,时间长达13年之久,其利息收入达到数百万元。

                                                            何炳荣显然知道自己这些投资见不得人,因此从来不自己出面。2012年12月,时任嘉兴经开区党工委书记的何炳荣就以弟弟陈炳元的名义,出资284万元投资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同时尽心尽力帮助该公司取得小额贷款许可证、低价取得土地以及争取财政资金补助。4年后,何炳荣从中违规获利120万元。

                                                            这样的深度利益捆绑,让何炳荣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为感谢何炳荣的帮忙,丁发勇先后分两次送给其150万元,何炳荣都觉得理所当然。而为了报答弟弟陈炳元的“帮忙”,何炳荣在退休前还利用职权,向嘉兴一家汽配公司负责人打招呼,为陈炳元承接该公司业务谋取利益。

                                                            “这是对党不忠诚、对组织不老实的表现”

                                                            多年来,何炳荣从没向组织报告过这些重要的“投资理财”项目,甚至在被留置前,他还与陈炳元、丁发勇等人“统一口径”。按他自己的话来讲,“这些对党不忠诚、对组织不老实的表现,是个人走向违纪违法的必然。”

                                                            对于普通党员都应该持有的党纪观念,这名副厅级领导干部竟然视若无睹。让很多原同事至今仍万分惊诧的是,2013年至2015年期间,何炳荣在嘉兴经开区党工委班子会议等场合,居然多次妄议“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会影响经开区经济发展,经开区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应该降低标准”,等等。

                                                            不仅公开发表这些与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相违背相抵触的言论,何炳荣还在行动上明目张胆地不收敛不收手。

                                                            因为自己喜欢喝国窖白酒,2013年初至2017年8月,他多次违规要求下属用公款购买高档酒水共计1470瓶,以宴请客商为名,毫无顾忌地超标准接待。据了解,这种酒市场价最高时要1700元一瓶。至2017年9月何炳荣退休,所有酒水已全部喝光。

                                                            为满足自己喝完酒后喜欢唱唱歌的爱好,在党的十八大后,何炳荣还以招商引资工作需要为由,不仅对原来经开区已设立的KTV包厢未加整改,又在下属办公楼内增设了一处KTV包厢。而这些个人娱乐产生的费用,全部由经开区承担。

                                                            一名共产党员的理想信念早已在何炳荣心里荡然无存,而封建迷信等腐朽思想却在其心间肆意丛生。2014年,何炳荣在担任嘉兴经开区党工委书记期间,在建造经投大厦时,请“风水大师”来决定大楼朝向。2018年10月,在感觉到组织在调查自己时,何炳荣又邀请了另一位“风水大师”到家里看风水,改变厨房、卫生间等摆设,乞求改变命运。

                                                            殊不知,这么多年来,何炳荣的命运早已定格在自己挖的“深坑”里。

                                                            “受到纪法惩处完全是咎由自取”

                                                            距离退休的时间越来越近,一种想法在何炳荣内心越来越强烈:趁现在还有权,为自己谋点利,否则到时候没实权了,别人也不会听你的。

                                                            2013年上半年,女婿许来钊在开发区注册百达物流公司,私欲膨胀的何炳荣在同年下半年,利用公司名义向经开区申请购买土地。

                                                            在申购过程中,为了低价取得土地和享受经开区更优惠的政策,何炳荣采取瞒天过海的手段,在明明没有工业项目的情况下,却编造包装项目获取土地及优惠政策,最后拿到各类不正当收益118万元。

                                                            “贪婪、迷信、强势在何炳荣后期的违规用权中显得格外突出。”审查调查人员说。

                                                            2014年上半年,在建造百达物流公司的过程中,他请了“风水大师”来决定主体厂房的位置、大门朝向等事项。为避免对面企业的石狮冲了风水,何炳荣竟指使下属要求对面企业将一对石狮搬走。

                                                            2014年底公司建设基本结束,因为百达物流公司资金紧张,到2015年也只付了工程款640万元,欠账340万元。在这样的情况下,何炳荣于2016年直接向承建的建筑公司董事长提出,免除余下的340万元工程款,他会帮该建筑公司承接其他工程项目。

                                                            “用滥权妄为来形容何炳荣后期在经开区的一些行为,已经毫不为过。”浙江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说。

                                                            2013年起,何炳荣开始力推在嘉兴石臼漾水厂饮用水二级保护区内建设嘉德别墅项目。虽然嘉兴市环保局两次否决了该项目的环评审批,周围群众的意见也很大,但何炳荣仍以召集专题会议、抄告单等形式继续推进。甚至还向嘉兴市政府上报紧急请示,夸大项目停工、企业退地会带来的负面影响,使得市环保局不得不下放环评审批权限。就这样,在群众多次举报、省市有关部门多次要求整改的情况下,该项目一直没有停工。

                                                            “当时就想着如果停下来,那自己威信扫地,以后做事就难办了。”何炳荣坦言。不仅在很多决策中大搞“一言堂”,在干部使用上何炳荣也是任人唯亲。据了解,其任上共有2名副处级干部、7名科级干部被判刑,给当地政治生态造成恶劣影响。

                                                            个人的私利,成为何炳荣工作后期的唯一考量。2017年8月,他与嘉兴一家企业约定退休后到他们那里工作并领取高额薪酬。随后,他便以妻子生病需要照顾、孙子上下学需要接送为由,向省委组织部和嘉兴市委申请提前退休,并于退休后次月就到该企业上班。

                                                            然而,何炳荣并没能全身而退,他的人生伏笔早已在之前埋好。退休14个月后,他被查处。这一次,何炳荣不得不为自己当初对党纪国法的无视、对群众利益的漠视,付出沉重的代价。此时的他意识到,“受到纪法惩处完全是咎由自取。”(中国纪检监察报记者)

                                                            忏悔录

                                                            今天是大年三十,是万家团圆、万众喜庆的日子,而我妻离子散,独自在留置室面壁思过,撰写忏悔书,我的家族都沉浸在痛苦之中。想到这些,不禁泪如雨下,悔恨交加。在自己退休14个月后被查处,毁掉了自己,也伤害了组织、伤害了家人。

                                                            我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出身的农村孩子逐步走上厅级领导岗位,实属不易。在党组织的教育培养下,我从乡镇党委书记至县委书记,再到市委常委,随着地位的变化、职务的提高,理应使自己的思想境界、对自己的要求有一个全面提升。但我非但没有进步,反而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降低了标准,有令不行、有禁不止,严重违反了党纪国法,以致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尤其是到开发区工作的后几年,思想上出现了严重滑坡,自认为劳苦功高,讲话不谦虚,做事不谨慎,喜欢听成绩,不喜欢听问题;自认为自己比别人要聪明,讲成绩头头是道,讲问题推来推去,喜欢抬高和突出自己,甚至搞“家长制”“一言堂”,给党组织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教训是沉痛的,受到党纪国法的惩处完全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教训之一: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自己手中的权力是党和人民给的。我1977年10月参加工作,到2017年9月退休,整整40年。开始工作的时候,对手中的权力是从哪里来还是清楚和明白的。但随着时间的过去,自己对用权的认识也慢慢发生了变化,尤其是调到嘉兴开发区的后期,离退休没有多长时间的时候,思想上逐渐产生了“趁现在还有权,为自己谋点利,否则到时候没实权了,别人也不会听你的”的想法。在这样的错误思想下,使我的权力从为人民服务转向了为自己谋利。

                                                            教训之二: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把党和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首位。把谁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是一个领导干部必须要弄清楚和回答好的问题,是对一个党员领导干部最简单、最直接的考验。但我在这并不复杂的问题上却弄错了方向、颠倒了位置,把个人利益放在了首位,所以最后必定会犯错误。

                                                            教训之三: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廉洁从政,牢牢守住底线。始终保持党员本色、做到廉洁从政,是件很难的事情,经常面对复杂环境、众多诱惑而能保持不变更难。而我由于一开始出现了缺口,既想当官、又想发财的思想不断膨胀,把违规投资入股看成个人发财的通道,以致一泻千里、遗憾终身。

                                                            教训之四: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严守党纪国法。党员领导干部首先必须严格遵守党纪,心存敬畏,牢记纪在法前、纪严于法的要求,做到防微杜渐、慎终如始。而我在实际行动中没有把纪律挺在前面,没有对党纪抱有敬畏之心。比如,党的十八大以后,中央八项规定出台,省委也出了细则。作为一名副厅级领导干部,必须带头执行、率先垂范。但是,我不仅在行动上继续我行我素,明目张胆地不收手、不收敛,毫无顾忌地超标准接待,还妄加评议,对开发区干部群众影响很大,严重影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贯彻执行。主要原因还在于我政治意识差、纪律观念差、敬畏之心缺失。

                                                            经过逐步解剖,我看到了自己内心的“贪婪”与“丑恶”,同时也使我认识到这些问题的出现绝非偶然,其根本的原因,是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出了问题,理想信念、宗旨观念发生了动摇。在此警示广大党员领导干部,要坚定理想信念,时刻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永远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坚决守住廉政底线、法律红线、人生警戒线。(摘自何炳荣忏悔书)

                                                            李超 本文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责任编辑:李超_NB12814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2966253@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